《 深刻靈魂的愛 》- 6
#駱炎
#深刻靈魂的愛
好久不見我回來了~~((烈:誰阿妳(掏耳)
我是炎ㄦ駱炎~~(深深鞠躬)
原本預計6集完結的《深刻》現在我爆稿了((嘿嘿不好意思啦~
我慢慢的寫,因為手機實在沒空間更新臉書了所以我只有有用電腦才會更新
為避免麻煩我以後只固定標幾個人
造成各位的不便還請見諒^^

前言:
從遊樂園回來後,成烈為了尋找能夠找到明洙的方法不吃不喝三天,終於病了。
深愛成烈的利亞看著這樣的成烈忍不住心痛。
為了成烈,利亞似乎做下了某種決定。

《 深刻靈魂的愛 》- 6
利亞妳千萬不能出事啊
如果妳為了明洙出了什麼事
我們都會自責一輩子的
畢竟妳跟我們毫無關係啊
快回家吧
如果妳聽到了我們的擔心………
―金聖圭

↓正文★開始↓
某天早上………

「圭哥!二哥!」優鉉匆忙的從樓梯衝下來,一看到坐在客廳的聖圭和東雨便著急的大喊。
「怎…怎麼了,慢慢說。」聖圭心疼的輕拍優鉉的背。
「利…利亞姊…利亞姊她………」
「利亞怎麼了?」東雨問道。
「利亞姊她…………她不見了啦!怎麼辦啊圭哥?」優鉉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
「好好好,你先冷靜,你先冷靜……」聖圭輕撫著優鉉的背試圖讓他冷靜下來,「我們先上去看看。」
「嗯………」

<二樓………>
三人來到利亞的房間,一進房便看到浩沅呆愣的站在利亞的書桌前。
「啊,浩沅啊!」一看到這樣,東雨立刻上前抱住浩沅。
「哥………怎麼辦……姊姊她沒地方去啊………」浩沅呆愣的問著,「她離開這裡她就沒地方去了啊,親人也只剩我而已她能去哪裡啊………」
從浩沅的語氣裡東雨聽到了滿滿的擔心,他知道沒有人比浩沅更關心利亞了,畢竟和浩沅有血緣關係的,在這世上只剩下利亞了。
「沒事的,她會沒事的……」東雨小心的安撫著浩沅。
看著這畫面,聖圭不自覺想著,利亞妳到底去哪了………

<前一天晚上,三樓成烈房(原吐司房)>
成烈躺在床上一臉難過,嘴裡不停呢喃著某個名字。
「………洙……」
床邊一個高挑的人影默默的凝視著他。
「小烈…………姊姊會讓他平安回來的…………」那人影正是利亞。
利亞一身紫色軍裝,背著一個大背包,仿佛要出遠門似的。
「真是的,都發燒了,你這樣我怎麼捨得走…………真是讓人擔心的孩子…………」利亞想了一會,放下背包,決定先讓眼前高燒中的成烈先退燒再說。
(一小時後)
在利亞的照顧下,成烈深鎖的眉頭終於是放鬆了。
「這次真的要走了啊………小烈,你可要保重身體啊…………」
利亞看了成烈最後一眼,咬牙轉身從三樓高的窗戶跳出去,沒多久便消失在夜空中。

<回到現在,三樓成烈房>
「確定是這裡嗎?」
「嗯,家裡還有她氣息的地方是這裡沒錯……」
四人循著氣息的殘留濃度來到了成烈的房間。
「咦?那是什麼?」優鉉一眼瞄到一旁黑色的床上有著什麼東西正在發亮。
聖圭走過去一看,是封信。
「信?」聖圭將信打開看……
『你們花了多少時間才找到這裡啊?要加油了。
小烈生病了,你們多多照顧他,為了找明洙他費了好大精神和體力。
別來找我,我去跟鍾兒好好談談,或許不會再回來了,希望你們都幸福。
小浩,姐姐把你託付給二哥了,雖然看起來應該是二哥被託付給你,以後沒有姐姐你也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
希望明洙回來時看到的是健康的小烈,孩子們保重。
-永遠愛你們的利亞』
聖圭讀完信後,眾人沈默。
「是為了成烈嗎?利亞妳………真沒良心啊……」東雨看著沈默中的浩沅無奈的抱怨著。
「自己一個人跑去找李成鍾就不怕出什麼意外嗎這丫頭………」聖圭不是很高興的唸道。
就在眾人煩惱著該怎麼辦時,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什麼意思?利亞姊去找李成鍾?一個人?」
聽見成烈的聲音,四人愣了一下,然後不約而同的轉身。
「你………都聽到啦?」優鉉小心的問道。
「你們竟然放她一個人去………」成烈低著頭,劉海蓋住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知不知道那個地方………」
「李成烈。」聖圭冷靜的開口,「現在你該做的不是在這裡罵我們吧。」
「呃…………」
「利亞為了你,甘願犧牲自己去換回明洙,而你卻在這裡不斷的搞壞自己的身體。」聖圭把信遞給成烈,「照信上說的,你先照顧好自己吧,利亞的事我們會看著辦。」
「………」成烈好不容易終於冷靜下來,「我知道了…………」

〔To be continue…………〕


《番外:懲罰(上)》(完全SMH)

<郊區,一棟黑色別墅>
「啊………鍾………不……不要……我……求你………啊啊……………」
一張King級的黑色大床上,一名少年雙手被帶刺的鐵條綁在床頭上,雙腳被床兩邊的鐵鏈分別鎖著,前端不停的分泌著汁液,私密處不斷一張一合的仿佛在邀請什麼進入裡頭似的。
「明洙哥………你這樣真是………讓我忍不住想欺負你呢…………」床尾站著另一名少年,一手拿著長相奇怪的仿真陽具,另一手輕輕的撫摸著床上人兒的敏感身體,「只是撫摸而已,你就可以被我摸到射,而且還不只一次,真想看看你被別人這樣撫摸會不會也被摸到射呢,呵呵~~」
明洙看著成鍾現在的表情,不自覺的打從心底恐懼著。
「嗯……鍾……不…不要………」明洙害怕的流著淚。
「嘖嘖,表情真不錯啊,不過………」成鍾笑了一下,「似乎不太夠喔……」
說完,成鍾打開放在一旁的攝影機,然後打開房間的電視牆,電視牆上出現的正是正被攝影機拍著的明洙。
明洙看到自己出現在電視牆上,不禁感到全身發熱。
「怎麼樣,看到自己的感覺如何?」看到明洙的反應成鍾笑得更開心了,「話說這電視牆真不錯,還可以同時看到以前的影片呢……」說著,成鍾按了手中遙控器的某個鍵,牆上突然出現了許多小螢幕,而每個螢幕中都播放著不同的影片,但每個影片裡都是同一個主角,明洙。
「這是………」明洙驚訝的看著電視牆。
「十年來的成果啊………明洙哥你真上鏡啊,尤其是這張讓人看了都想上你的美麗臉龐。」成鍾著迷的看著螢幕裡的明洙,手不自覺的摸向自己的下體,最後乾脆脫了褲子,握著小成鍾開始不斷摩擦,摩擦了一下突然停下,轉身看向床上的明洙。
明洙被這麼一看,不由自主的開始全身顫抖著。
「呵呵,現在連被我看著都會興奮嗎?」成鍾拿著仿真陽具走向明洙,「我突然想到一個新遊戲,是我們之前都沒試過的喔!」
成鍾拿了一根細管子,小心的將其中一端插入明洙前端的小洞裡,將另一端塗上某種膠狀物後放入明洙的後穴裡,濃稠的汁液順著管子流出,然後流入後穴裡,清晰的感覺讓明洙感到全身發熱。
「哎呀明洙哥,這才開始而已,你可不能這麼早就射了呢。」說著,成鍾又拿了一條皮條,將方才的膠狀物塗上然後綁住明洙的前端。
「不………放開………」明洙因為無法宣泄而感到痛苦,淚水像是被打開了開關似的不停的流著。
「唉…………」看到明洙的淚水,成鍾淡淡的嘆了一口氣,下一秒露出邪惡的笑容,「不要放開是嗎?放心,我不會輕易放開你的,明洙哥。」
說完便將仿真陽具整隻塞入明洙的後穴,然後將開關開到最大。
「啊啊啊啊~~」明洙痛苦的大叫著,但沒多久就變成引人犯罪的呻吟聲,「嗯啊啊~」
「嘖嘖嘖,真是魅力無限啊明洙哥~」成鍾看著螢幕上狂亂呻吟的明洙,越發興奮。
而正被結構奇怪的陽具折磨著的明洙,因為無法痛快宣泄,身體開始不自覺的扭動。這一扭動,讓綁住手腕的鐵條刺入皮肉。
「啊啊啊啊啊啊~~~」手腕上傳來的劇烈疼痛和陽具持續在後穴劇烈震動卻因為前方被綁住而無法釋放,痛苦與快感讓明洙整個人快瘋掉了。
「啊,剛剛忘了說,」成鍾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壓上明洙,靠在明洙的耳邊輕聲說道,「我用在你身上的東西全部都塗了我特製的藥喔!」
「嗯啊~~」明洙不停的呻吟著而無法回應成鍾。
「是時候了。」成鍾將床頭的其中一條鐵條鬆開卻不是要放開明洙,而是將鐵條綁到靠近的床腳,然後把明洙翻身變成趴著的狀態,坐在床頭用自己的碩大對著明洙的臉,「來,用你淫亂的小嘴嘗嘗這個你最愛的東西。」
「唔……」成鍾將碩大塞入明洙的口中,而早已意識模糊的明洙下意識開始一吞一吐的幫成鍾服務著。
「真不愧是我調教十年的寵物,真舒服啊………」成鍾一邊說著一邊拿了放在床頭櫃上的刀子和那一盒膠狀物,打開盒子將整隻刀子塗上滿滿的藥,「要不要再刺激一點呢………」說完將刀子輕輕的劃著明洙的背,留下一條一條的血痕。
「啊哈………唔……」明洙因為疼痛而忍不住張口想大叫,卻被成鍾壓住頭而使成鍾的碩大更加深入喉嚨。
「還是要乖乖聽話呢!放心,待會你會更想要的。」成鍾笑道,「好東西可要全部吞下去喔。」
說完,成鍾便直接射進在明洙的喉嚨裡。
「咳咳咳咳………」在全部射入明洙的喉嚨裡之後成鍾離開床頭,把明洙再次翻身變成躺著的狀態,然後關掉後穴陽具的開關,明洙才終於有機會喘口氣。
「接下來要進入精彩的了喔明洙哥~」
「!」明洙看到成鍾手上拿著的東西,不禁倒吸了一口氣,連忙往後退,「只…只有這個……鍾……拜託不要………」
「這可不行,這你最愛的玩具不是嗎?」成鍾揮了揮手上拿著的黑色布條。這十年來,明洙每天晚上都被這條黑色布條折磨著。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拜託你了鍾啊……」明洙努力的求饒著,但似乎沒什麼用。
成鍾不理會明洙的求饒,直接用布條矇住明洙的雙眼。
「拿掉拿掉……鍾你出聲好不好………」看不見又聽不到成鍾的聲音,讓明洙陷入恐懼的深淵。
成鍾看著這樣的明洙不自覺的勾起嘴角,然後離開房間。
明洙聽到開門和關門的聲音,不禁想起一開始成鍾說的話………
『真想看看你被別人這樣撫摸會不會也被摸到射呢。』
「不……鍾不會這樣的………」
沒多久成鍾回來了,手裡拿著一個皮箱,後頭跟了兩個身材壯碩的男人進來。
明洙聽到許多腳步聲,開始絕望了。
「什麼表情?允許過你露出這樣的表情嗎?我的寵物?」看到明洙的表情成鍾感到突然不爽。
聽到成鍾的聲音,明洙才放鬆了些,但接下來成鍾說的話卻讓明洙再度陷入恐懼。
「你負責灌腸,一定要完全弄乾淨。你幫他洗澡把他給我洗的乾乾淨淨的,然後把這瓶特製的乳液塗在他身上,」成鍾看著明洙對身邊的兩人吩咐著,然後邪惡的笑著,「全身,看得到看不到的地方全部都要給我塗上。」
聽到這裡明洙已經不抱一點希望了,兩個身材壯碩的男人將明洙抬進隔壁的大浴室開始他們的工作。
留在房間的成鍾則是邊聽著隔壁傳來的呻吟聲邊看著剛剛錄下來的影片。
「金明洙啊,你可是要一輩子當我的身下奴呢…呵呵呵呵………」

〔To be continue…………〕

 

後記:
最近去看了格雷的50道陰影,又看了一堆BL漫,唉呦喂我的節操啊,永別了~(揮手告別)
因為實在拖文拖太久了,加碼送上超級虐H的番外,還有下篇,期待一下吧~XDD
利亞和成鍾會發生什麼事呢敬請期待喔喔喔喔喔~~
↓↓↓↓下篇預告↓↓↓↓
利亞失蹤了,明洙卻回來了!
明洙突然出現在無限之家而且還似乎恢復所有記憶,讓眾人措手不及。
明明應該是最開心的成烈卻反常的冷靜。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不是明洙吧?」
「你在說什麼啊烈,我當然是明洙啊!」
不,你不是。

{Coming Soo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炎ㄦ&기광 的頭像
炎ㄦ&기광

駱炎的秘密咖啡屋

炎ㄦ&기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