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jpg

《 深刻靈魂的愛 》- 8(完)
#駱炎
#深刻靈魂的愛
最終大結局,會有點長………
之後還會有小獸篇
我會放我的Blog,想看的要去看喔~~~
小獸篇算是無限篇的前傳
主要描寫利亞和小獸們的認識及奮鬥
當然會有家族血統的問題
不過在這不透露太多,畢竟這是無限篇
在無限篇裡,小獸們只是配角喔^^
好啦,各位準備好迎接大結局了嗎?
讓我們看下去吧吧吧吧吧吧吧…………………

前言:
看到成烈倒下的利亞抓狂了,
而因為血緣的連結,
讓浩沅也感覺到利亞正在做的事。
去找成烈的明洙,
突然像斷了線的木偶一樣倒下,
成烈見狀崩潰。
為了利亞的事,那群人來了…………

《 深刻靈魂的愛 》- 8(完)
明洙,別再離開我了。
我不能忍受再次失去你的痛苦了。
所以,回來吧!
回到我身邊來吧。
我們不要再分開了!
―李成烈

↓正文★開始↓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

「啊!」正在一樓書房打掃的浩沅突然感到心臟一陣劇痛。
「浩沅?怎麼了?」原本正在客廳看電視的東雨聽到聲音便立刻衝進書房。
「………痛………心臟………好痛…………」浩沅痛的幾乎沒力氣說話了。
「浩……浩沅啊,你不要嚇我啊!」看著痛苦的浩沅,東雨難過的哭了。
「怎麼了!」聞聲而來的聖圭優鉉,一進書房便看到東雨抱著倒在地上一臉痛苦的浩沅在哭。
「浩沅!」優鉉驚訝的的叫著,「怎麼會這樣?」
而浩沅因為劇痛而有些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伸手晃著像是想抓住什麼,東雨趕緊抓住浩沅的手。
「是……是姊姊………」疼痛稍微緩和後,浩沅虛弱的說著。
「利亞?利亞怎麼了?」聖圭疑惑的問著。
「她………召喚了………」浩沅恢復冷靜,「那位是……姊姊這輩子絕對不能召喚的人。」
「絕對不能召喚…………」東雨擦了擦眼淚,紅著眼眶看著懷中的浩沅,「是什麼………」
「死亡天使,阿斯利格.伊烏爾。」浩沅的眼珠突然轉紅,「他們之間有契約,伊烏爾如果被姊姊喚出來,在所有事情結束後,姊姊就會死。」
「浩…浩沅啊,你的眼睛…………」優鉉驚訝的指著浩沅的眼睛。
「喔這不要緊,這只是呈現姊姊現在的狀況而已………」浩沅說道。
「死亡天使………好像聽過………」聖圭在腦中拼命找尋著相關訊息。
這時,從樓上傳來一聲巨響,巨響之後是成烈的哀號。
眾人對望了一眼,聖圭優鉉立刻往樓上衝去,浩沅則是在東雨的攙扶下也上樓了。

明洙為了要找成烈到了三樓,那屬於他們的空間。
「成烈,你怎麼都不理我?」明洙難過的看著成烈。
而成烈看也不看明洙一眼,這個感覺很熟悉,像來自血緣的某種訊息正等著他。成烈知道那是成鍾的計謀,一旦他回應明洙可能就會發生什麼事。
「成烈~~別這樣嘛~~你不要不理―――」話還沒說完,明洙突然噤聲,雙眼失神,整個人像斷了線似的倒下。
成烈覺得奇怪,轉頭一看,正好看到明洙倒下那一幕,成烈頓時瞳孔緊縮。
「明洙!!!」成烈大吼,並衝上前抱起那倒下的身子,「明洙啊………別……別嚇我啊………」
「怎麼了!」聞聲前來的聖圭優鉉衝進房裡就看到成烈淚流滿面的抱著已經沒有呼吸心跳了的明洙。
「明……明洙他怎麼了?」優鉉愣愣的問著,聖圭則是走上前探了探明洙的鼻息。
幾秒後,聖圭難過的搖了搖頭。
「這不可能………剛剛明明還好好的…………」優鉉不敢相信的捂著嘴,淚忍不住一滴一滴落下。
「怎麼會…………」扶著浩沅走上樓的東雨一進房便聽到明洙已逝的噩耗。
「……………」浩沅沈默了一下,拍了拍東雨的手意示他放開手。
「浩沅?」東雨疑惑的看著浩沅。
浩沅走到成烈身邊看了明洙的屍身一眼,轉頭看向成烈。
「確定死透了嗎?」這句話一出在場眾人驚訝的看著浩沅。
「浩沅你怎麼…………」
「嗯……死透了……不管我怎麼叫他都不會再醒了………」成烈瞪了浩沅一眼,然後難過的說道。
「嗯,死透了,這樣就好辦了。」浩沅說著。
「什麼意思?」聖圭隱約感覺到什麼。
「這是成鍾的計謀,他可能是在明洙身上弄了什麼,如果成烈在明洙一回來就回應他,那這裡可能不知道會怎麼樣了,而如果明洙沒有被成烈理睬,那麼他寧可殺了明洙也不會讓成烈得到明洙。」浩沅細心的解釋著,「不過成鍾千算萬算,不可能算得到那幾個人,他連他們的存在都不知道了………」
「他們?誰啊?」東雨好奇問道。
「和利亞姊姊一起生活過的家人們。」浩沅放心的看著大家,「別難過了,明洙不會就這樣死了的。」

無限之家大門口。
「嘖,把小利亞交給他們竟然出這種事!」一名黑髮男子瞪著眼前的鵝黃色大門不爽說道。
「別這樣,大小姐會出事,他們裡面應該也是發生了什麼吧。」另一名酒紅髮的娃娃臉男子不是很高興的看了黑髮男子一眼說道。
「趕快進去吧,大小姐的事要緊。」另一名較高挑的黑髮男子輕輕摟住酒紅髮娃娃臉的腰。
「死大叔給我放開他的腰!!!!」另外一邊的銀髮男子炸毛怒吼。
「我按電鈴了喔。」一名褐髮男子不顧後方其他人的打鬧獨自走上前準備按電鈴,門卻自動開了。
以為有人來開門了,所有人瞬間噤聲,除了一名金髮男子外。
「直接開就好了。」金髮男子一揮手,一條綠色藤蔓在所有人不注意時悄悄沉入地面,然後直直的走進無限之家,順便把愣在門口的褐髮男子也推進去。
「還是要禮貌一下啊賢勝哥………」褐髮男子小聲的抱怨道。

一行人把明洙小心的搬下樓,卻看到原本沒有人的客廳突然多了六個陌生人。
「你們是誰?為什麼進來我們家!」除了浩沅以外的另外四個人瞬間警戒。
「嗯?死了嗎?」酒紅髮的娃娃臉突然出現在成烈面前問道。
「嗯,死透了,還麻煩耀燮哥了。」在成烈發動攻擊前,浩沅抓住成烈的手意示他別衝動。
「好的,請把這位放在平坦的地方,頭部用些東西墊高。」耀燮看了欲攻擊他的成烈一眼,微笑的說著。
看著這個微笑,成烈明白這個人不會傷害明洙,於是便照著耀燮所說的做。
看到這一幕,聖圭優鉉東雨三人頓時明白了什麼。
「浩沅他們是……………」聖圭問道。
「嗯,他們就是來自獸之屋的六位。」浩沅指了沙發上一臉臭臉的黑髮男子,「他是李起光。」
「哼。」起光不爽的環視了整個客廳,最後把目光停在站在耀燮一旁一臉擔心看著明洙的成烈,「喂,那邊那個玩火的。」
眾人隨著起光的視線看向成烈。
「噢不會吧………」一旁的斗俊,也就是另一個黑髮男子,無奈的嘆了口氣。
「哼哼,開始了。」另一邊的銀髮男子(俊亨)冷笑著。
感覺到大家的目光,成烈轉身面對眾人。
「可惡,就是你這傢伙!!」看到成烈的臉後,起光怒衝上前掐住成烈,「就是你這傢伙讓小利亞做出這種事嗎!明明就沒我帥,憑什麼我們家小利亞要為你賣命啊!!!」
「唔………」成烈被掐的難以呼吸。
「成烈!」聖圭優鉉見狀就要衝上去開打。
「李起光!你夠了!」耀燮吼道,將治療好的明洙小心的放平,「放開他,我們不是來找碴的。大小姐出事我們都跟你一樣擔心,他們也不是刻意讓大小姐一個人闖入危險的,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衝動啊!」
「……………」聽著耀燮的話,起光不甘心的瞪了成烈一眼,放開成烈後回到原本的位置悶悶的發呆。
「呼……抱歉喔,他只要遇到大小姐的事就會特別激動。」耀燮抱歉的看著成烈,「這孩子身上到處都是傷,我一併治療了,但醒來還需要一些時間,讓他睡一陣子吧。」
說完,耀燮站起來,還沒站穩又坐回地上了。見狀,斗俊跟俊亨連忙衝過來。
「老婆!」「小燮!」兩人異口同聲,然後愣了一下,轉頭互瞪對方,眼看就要打起來了,耀燮連忙開口。
「我沒事,因為是復活,耗了比較多精力而已。」耀燮有些無力的說道。
「啊,利亞的房間就在一樓,請先在那休息吧。」聖圭說道。
「嗯謝謝。」說完,斗俊俊亨兩人便扶著耀燮去休息了。
「好了浩沅,要不要先介紹完呢?」優鉉看著浩沅,似笑非笑道。
「咳,剛剛幫明洙治療的是梁耀燮,另外兩個一直跟在他身邊的是尹斗俊跟龍俊亨,然後那邊那兩位………」大家隨著浩沅的目光看去,才發現一直被他們忽略的兩個人。
「你們好,我是孫東雲,他是張賢勝,然後這孩子是羊羹,耀燮哥的小孩。」抱著一個小嬰兒的褐髮男子微笑說道。
「……」而一旁的金髮男子只是點了點頭表示招呼,然後就繼續他的閉目養神。
「那…你們來這裡是要…………?」優鉉問道。
「一半是為了復活那位,一半是要向你們詢問利亞小姐的事。」東雲解釋道,「阿斯利格.伊烏爾為什麼被喚出來了……………」
「那個什麼伊烏爾的到底是什麼啊?」好奇寶寶優鉉同學繼續發問道。
「呃這…………」被問到這問題,東雲不知所措的看向起光。
「在這個世界掌控生與死的使者,人稱”死亡天使”。」起光瞪著一旁的櫃子說道,「哼,要是聽到我叫祂使者,那傢伙還不樂死。」
「祂和利亞曾經定下生死契,只要小利亞將祂喚出來,那麼小利亞的命就歸祂,但在小利亞喚祂出來之前祂得無條件保護她。」起光看著一臉疑惑的聖圭優鉉和東雨,「但是那個人曾經跟我說過,對伊烏爾而言,小利亞是祂唯一無法真正下手處理掉的生命,那是被刻在伊烏爾元神魂魄上的契令。」
「起光。」一旁一直不語的賢勝開口了,他冷冷的看著起光,「真的要說出來?」
「………………這個連小利亞也不知道吶………」起光皺了下眉,「呼………小利亞她………是天賜之子,是伊烏爾真正的主人……就算是神祇,怎麼可能殺得掉契令之主啊………」
(詳情請見前傳,也就是小獸篇《無法失去的心》)
「天賜之子的話…………」聖圭呢喃著,突然像想到什麼似的驚訝的看著起光,「那不就是……………」
「人稱兩儀之主的創世者伊凡提拉.辛的直系後代。」起光嘆氣,開始敘述起某個世人遺忘已久的故事,「在這個元素之界,傳說中和死亡天使伊烏爾曾為摯友,卻因為兩共同愛上另一位創世者"衣"而成為誓死要殺掉對方的仇人。辛的後代都以梁為姓氏,原本是為了不讓伊烏爾找到,誰也沒想到在辛的後代竟然會有"衣"的轉世,而"衣"是伊烏爾的契令之主,理所當然繼承"衣"的靈魂的小利亞也成了伊烏爾的契令之主,這也讓伊烏爾找到了辛的後代們,在憤怒之下將梁氏滅了族。」
「這真是…………………」優鉉整個傻眼。
「那梁耀燮他怎麼會沒事?照你這樣說,姓梁的不是都被殺掉了嗎?利亞我可以理解,那他呢?」東雨問道。
「耀燮不是辛的直系後代。」斗俊從利亞的房間走出,「被殺掉的梁氏只有直系後代,要不然連浩沅也會被殺掉,我們所認識的伊烏爾還沒那麼沒良心,他是『天使』嘛!」
「斗俊!你竟然會自願讓阿龍跟耀燮單獨相處!真不可思議!」起光看到斗俊時呆了一下,然後大叫。
「我肚子夠大嘛,哈哈哈哈~」斗俊笑著,他絕對不會說他是打輸俊亨才讓步的。(炎:我說斗叔啊,你應該是說肚量大的意思吧…………((汗顏)
「那我們現在……………」
『碰!』正當聖圭開口要說些什麼時,門口一聲巨響,一塊鵝黃色物體朝成烈飛來,成烈一個彈指,便將那塊鵝黃色物體燒個精光。
「哥!!!」一個金色人影慌慌張張的衝向成烈。
「你搞什麼啊李大烈!!」成烈怒吼。
「哥,鍾兒呢?我感覺到他有危險,他在哪?跟誰在一起?」大烈慌張的快哭出來了。
「我哪知道啊!」成烈厭煩的甩開親弟弟緊抓不放的手。
「什麼叫我哪知道!他是你弟弟耶!」大烈怒吼。
「大烈你冷靜點,我們也在找他。」看兩個親兄弟就要打起來,聖圭趕緊拉住大烈。
「怎麼這樣……鍾兒你千萬不能有事啊…………」大烈失望的退後了幾步,轉身就要衝出去。
「我應該有辦法找到他們。」一直沈默著的賢勝開口了。
聞言,大烈轉頭看向他。
「賢勝哥?」東雲愣愣的看著賢勝,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瞪大眼睛,「哥你不會是要…………」
「起光,你現在跟伊烏爾聯繫的上吧?」賢勝問道。
「嗯,能知道祂的情況,但位置就………」
「這樣夠了。」賢勝手一甩,兩條銀絲從地裡竄出,「起光,浩沅,你們抓著這兩條線。」
「哥,別這麼做………」東雲想要阻止因為喚出銀線而滿頭大汗的賢勝,但賢勝雖然滿頭大汗卻一臉正定。
「東雲,手給我。」賢勝向東雲伸出手。
「哥………」東雲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伸出手握住賢勝的手,「如果真的撐不住一定要立刻停下喔。」
「嗯。」賢勝點了點頭。
接下來就像是奇幻電影一樣,四周的景色開始變化。
「這……………」優鉉一臉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
在景色完全變換成一片森林後,一名少女出現在眾人面前。
少女水藍色的雙眼靜靜的看著賢勝和東雲。
『喚吾者,為何事?』少女沒開口,眾人卻聽到一個清澈的聲音傳來。
「偉大的莎凡迪雅,請告訴我們我們正在尋找的人在哪?」東雲恭敬的向眼前的少女問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少女回答,『這是你的答案。』
「呃?」東雲愣住。
「莎凡小姐,別鬧了。」賢勝說道,「我們要找伊烏爾跟他的契令者,他們在哪?」
『…………你果然還是一如往常的沒禮貌呢,自然系的修行者。』莎凡迪雅看著賢勝說道,『如果你問的是伊烏爾本身跟梁小姐,他們並沒有在一起。』
「……………」賢勝看著那雙水藍色眼睛,似乎在等著什麼。
「沒在一起?可是…………」優鉉想說些什麼,卻被一旁的聖圭拉住。聖圭搖搖頭意示他先別說話。
『因為伊烏爾正在這裡作客。』
「我知道了,可以讓我們見見祂嗎?我想我們有些事要談。」賢勝難得笑了,卻讓一旁的東雲感覺到某個人要完了。
『呵……』少女面無表情的用袖子遮了遮嘴巴,似笑又非笑,『你們是要去找梁小姐吧?那最好別對祂下手太重,否則祂要是一不開心………』
「關於這點,莎凡小姐不用擔心的。」賢勝左手一握,一根長柄棍出現在他手上,「我們很有分寸的。」
「伊烏爾!!!」起光一聲怒吼後,兩人衝進森林深處,沒多久後兩人拖著一個黑白相間的不明物體走回來。
「莎凡小姐,我們先行告辭了。」賢勝說道。
『莎凡迪雅…………妳這個沒義氣的女人…………』不明物體氣虛的說道。
『我就不送你們了。』話一說完,整個景色恢復成無限之家的樣子。

眾人圍在伊烏爾身邊,22隻眼睛瞪著伊烏爾看,讓伊烏爾終於是忍不住了。
『喂,對一個神祇你們也太沒禮貌了吧!』伊烏爾怒吼。
「禮貌用你身上是最不適合的,老伊。」起光在一旁說道,「帶我們去找小利亞,不然你………哼哼……」
『喂!你這臭小子,就年紀來說我可是你祖先輩的耶!』
「喔,是喔老頭。」
『啊啊啊我要瘋了!!!』伊烏爾怒抓頭,一道攻擊就要朝起光過去,一旁剛休息完的耀燮冷靜的開口。
「伊烏爾,這裡可不是獸之屋,不會自動修復,你要是打壞了人家的東西,自己想辦法賠啊,我們不會給予你金錢上的幫助的。」
『小梁你這傢伙………』
「好了時間不多,快帶我們去找大小姐吧。」耀燮無視伊烏爾的怒氣,直接說道。
「可是明洙他……」成烈不忍心留明洙一人在家。
「那孩子只是普通人,你還要把他扯進來?」耀燮怒道。
『不是說死了又被復活了,讓我看看吧。』伊烏爾突然說道。
「……………」耀燮沈默了一下,默默的往明洙躺著的地方走去,「跟上來。」

伊烏爾跟著耀燮來到利亞的房間,也是明洙休息的地方。
『這…………小梁啊,你真的只是”復活”他而已嗎!』伊烏爾看見明洙後驚訝的問道。
「是復活,怎麼了嗎?」耀燮對伊烏爾的驚訝感到意外,這傢伙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這…………小梁你這根本是給他一個新的生命了!』伊烏爾叫道,『這孩子現在已經不是普通人了,他也是個能力者了!』
「怎麼可能,我是沒有賦予重生這種能力的,伊烏爾。」耀燮努力的保持冷靜,但其實早已嚇壞了。
賦予重生是天神才有的能力,就連伊烏爾這個天神級的都沒有辦法給予重生了,他梁耀燮一個小小的光支配怎麼可能給予重生。
『不信你看。』伊烏爾在明洙手掌心劃一刀,血淋淋的一道傷口便出現在明洙的手上。
「明洙!」站在房門口的成烈一看到,便緊張的要衝上來。
「李成烈等一下!」耀燮立刻制止衝動的成烈,他緊緊的盯著那道傷口,卻驚訝發現傷口竟然快速的自動愈合,這根本不是會發生在普通人身上的事!
『小梁,你是不是見過那個人了?』伊烏爾一臉嚴肅的問道。
「哪個人………」
「唔…………」耀燮話還沒說完,一個虛弱的呻吟聲從床上傳來。
「明洙!」成烈衝到床邊推開耀燮和伊烏爾,緊緊抓著明洙的手不放。
「………成……烈?」明洙睜開眼,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緊抓著自己的手流淚的成烈,「你………怎麼哭了?」
「你終於醒了………終於………」成烈將臉埋在明洙的雙手中不斷哭著。
「好了,別哭了啦!真是的………」明洙無奈的笑著。
「明……明洙!」聽到聲響也跑進房的其他人,驚訝的看著眼前死而復生的明洙。
「怎…怎麼這麼多人?」明洙疑問的看向聖圭。
「他們來要找利亞的,倒是明洙你,你的身體沒事吧?」最為正定的浩沅代替聖圭回答了他。
「我的身體?怎麼了嗎?」明洙問道。
「你……不記得了?」優鉉一臉錯愕。
「我……要記得什麼嗎?」明洙疑惑問道。
「沒什麼。」聖圭看了優鉉一眼,意示他別多嘴,然後轉向耀燮,「現在要走了嗎?」
「…………嗯,走吧,伊烏爾。」耀燮對著伊烏爾說道。
『啊?全部去啊?』伊烏爾愣住。
「你還有什麼意見啊老頭!」起光怒道,「小利亞要出了什麼事,你就死定了!」
『果然還是一樣沒禮貌………』伊烏爾嘀咕著。
下一秒,整個空間扭曲,所有人都踏不到地面。正確來說,根本沒有地面可以讓他們踩。

在東雨還來不及大叫時,四周已經是一片荒原了。這裡原本只是一個沒什麼人車會經過的郊區,從立在地上的些許木片瓦片,看得出來這裡原本還有幾間房子。
眾人放眼望去,看到兩個顯眼的人站在路中央,其中一個便是眾人找尋十年的成鍾,而另一人似乎就是發狂的利亞。
成鍾滿身是傷的拿著一本黑色書皮的咒語書,看起來就像只剩一口氣。
而利亞穿著一身破爛的紫色軍服,手中的藍色衝鋒槍(掌心雷進化了XDD)槍口對著成鍾,一頭黑色長髮飛揚空中,血紅的雙眼卻是無神的。
「利……利亞………怎麼………」連平常抗壓性最強的聖圭都嚇傻了。
「鍾!!!」看到全身是傷的成鍾被利亞的槍指著,大烈想也沒想就衝到成鍾前面,雙手張開站在成鍾面前擋著。
利亞看到與成烈極為相似的大烈時瞬間愣住,但早已來不及了,此時的她已經將衝鋒槍的扳機扣下。
看到大烈毫無裝備的衝進戰場,還不要命的護在他面前,成鍾早已呆了。
大烈閉上眼睛,早已準備好接受這必死的一擊,卻聽到一聲子彈射入肉體的聲音,大烈睜開眼,看到他最心愛,讓他尋找十年的寶貝弟弟一臉複雜的看著他,大烈將視線往下移,卻發現在成鍾的身上,原本應該是心臟的位置此時卻是空無一物。
「成………成鍾………」大烈愣愣的看著成鍾,成鍾正笑著,那是他沒見過的他最漂亮的笑容。
「大…烈哥……」成鍾虛弱的說著,「我……不值得………你……」成鍾似乎還有話想說,張著嘴卻沒有聲音,成鍾無奈的笑了笑。下一秒,成鍾往大烈的身上倒去。
「不要啊啊啊!!!」大烈愣了一下,在明白他最愛的成鍾就這樣死在他眼前的這件事後放聲大哭。
「小烈………你…你沒死………」利亞搖搖晃晃的來到大烈的身邊,此時她的眼睛已經不再是血紅色了,但模糊的視線讓她似乎還把大烈看成成烈。
「是妳……是妳殺了鍾………」大烈憤怒的朝利亞吼道。
「鍾ㄦ……鍾ㄦ是你弟弟………」利亞在聽到大烈的話後低聲呢喃著,「不能讓他死………」接下來,利亞做了一件讓眾人徹底傻眼的動作。
她將自己的手放在成鍾那原本是心臟的空洞前,一道光閃過,成鍾胸前那偌大的空洞瞬間消失,但在利亞身後的眾人卻可以從利亞背後直接看到原本被利亞擋住的,成鍾的身體。
「利亞!!!!!!!」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起光,他一個瞬移便出現在利亞身旁,接住利亞倒下的身子,「利亞!」
但此時的利亞沒有呼吸,而且身體是冰冷的,一雙清澈的墨曈無神的看著一臉慌張的起光。
「妳在幹嘛?不是有耀燮嗎?妳幹嘛幫他轉移傷口啊!妳笨蛋嗎!」起光吼道,他沒發現自己早已滿面淚水了。
「李起光走開!」耀燮也匆忙的來到利亞的身邊,推開起光,雙手覆在利亞空洞的胸前就要開始治療,但那傷口卻怎麼樣也沒有愈合的跡象。
『沒用的小梁。』伊烏爾領著眾人也來到幾人身邊,一臉遺憾的說道,『小亞用的衝鋒槍是消逝,所以她才會直接幫那孩子做轉移,那是無法修復的。她……將自己的心臟轉移給那孩子了。』
「不可能…………」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無限之家的都忍不住落淚,而獸之屋的全部雙膝跪地,只有成烈一臉呆愣的看著那倒在起光懷裡的冰冷卻熟悉的曾經的家人。
「利…利亞姐………」就在眾人為利亞的死傷痛欲絕的時候,一個本不該出現的聲音從大烈的懷中傳來,是成鍾。
「鍾!」大烈驚呼,自己最愛的人在自己懷裡斷氣,卻又在自己懷裡復活,大烈真不知是該開心還是難過。
「利亞姐為什麼要…………救我?」成鍾愣愣的看著早已沒了呼吸的利亞問道。

「鍾…………」他不是無限之家的人,他沒和利亞相處過,對利亞沒有像其他人那樣的親情,但他知道,利亞只是很想保護所有人而已。

再回到無限之家時,沒有一個人臉上是帶著笑容的。
起光難得變得沈默、耀燮因為自己無法救回利亞大而受打擊,整個人呈現無力的狀態由斗俊扛回。
明洙抱著利亞低聲哭著,只不過一覺起來竟然就失去了一個比親姐還親的姐姐,他卻什麼也做不到。
成鍾雖然致命傷已經被轉移走了,但整體來說還是個重傷患者,由大烈小心的抱回來。
其他人也都是低頭不語,只有伊烏爾除外。
伊烏爾看著垂頭喪氣的眾人,先是輕嘆了一口氣,然後……………
『喂!你們也給我振作一點!!小亞不會就這樣死的!!你們好歹也動個腦筋給我想想!!在那邊唉聲嘆氣的還不如趕快想辦法!!!』伊烏爾終於忍受不了怒吼道。
「………如果連耀燮都沒辦法,那能怎麼辦?」起光失落的說道。
『這樣就放棄了?你之前不是還跟我說,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保護她嗎?你這樣跟當年那個廢物的所作所為有什麼不同啊!』伊烏爾對著起光狂罵道。
「那你想辦法啊!她不是你的契令主嗎?你想辦法啊!」起光怒吼道,忍不住的淚水不停的流下。
『我……………』伊烏爾無法反駁,因為利亞,高祂一等,她做出的結果祂無法改變。
就在眾人顧著哀傷時,一道溫暖的鵝黃色光芒從抱著利亞的明洙身上散發出來。
「什麼…………」明洙驚訝的看著自己發光的身體,不知所措的看向一旁的成烈,卻發現成烈比他更驚訝。
「明…明洙你…………」成烈驚訝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伊烏爾看著發光體明洙沈思了一會,然後大叫了一聲。
『有辦法!』
「什麼?」起光被伊烏爾嚇了一跳。
『但可能只能救活她,會不會醒來我不能確定………』想到這,伊烏爾又垂頭喪氣。
「先能救活再說!」起光急道。
「什麼辦法?我幫得上忙嗎?」耀燮也一臉著急。
『不,這個辦法恐怕只有他才能辦到。』伊烏爾指向明洙,『這是拜你所賜啊小梁。』
「我?」耀燮一臉疑惑的看著伊烏爾。
『是啊,是你給了他新生命的。』
眾人充滿希望的望著明洙,而明洙似乎也察覺到什麼,驚訝的表情已經收起。

「我……我該怎麼做………」明洙小心的看向死亡天使。
『呵呵,照著你的心去做,你不是很希望像親姐姐一般的利亞醒來,希望她別為你而死嗎?你不是還有很多話還沒對她說嗎?那就救活她,告訴她吧!』伊烏爾就像個引導者一般的說著,身形也漸漸消失。
「照著我的心去做…………」明洙呢喃著,「還有很多話………利亞姐姐………」我還有很多的話很多的道歉很多開心與不開心的事想和姐姐分享啊…………姐姐妳絕對不能死啊!!!
想到這,一道光從二人身上爆開,光芒亮得所有人都睜不開眼。
沒多久,光芒退去,明洙和利亞各自倒在地上。
「明洙!」成烈立刻上前抱起明洙,「明洙你沒事吧?」
「唔………我沒事………」明洙揉揉太陽穴,感覺意識夠清醒後看向利亞,發現利亞依舊沒有醒來後,失望的低下頭。
但就在明洙感到失望時,卻聽到優鉉的驚叫。
「天啊!」優鉉指著利亞大叫,「洞………不見了!!」
「而且………有心跳聲?」聖圭的耳朵一向是最靈的,他清清楚楚的聽到有原本不存在的一陣一陣極其微弱的心跳聲。
「真不可思議…………」浩沅滿臉淚水,因為血緣的關係,在利亞將心臟轉移給成鍾時,他一度失去意識,然後又因為感受到不同的血緣和他熟悉的血緣共用一顆心臟而感到各種不適。然而一切的不適卻在利亞獲得一顆新的心臟後瞬間消失。
明洙將利亞扶起,不知為何他就是知道,利亞要修養很久很久才會醒來,但至少,他們不會失去這個比真正的親人還親的家人了。
起光走上前,看著獲得重生的利亞,一臉複雜。
下一秒,起光在明洙面前跪下,而且不只起光,所有來自獸之屋的人也都跟著跪下,這可讓明洙嚇得不小。
「你…你們…………」
「是你救了我們的主,我們很感激你,你不只救了小利亞,你也救了我們,你是獸之屋的恩人,請你受我們一拜。」起光一臉認真的說著,然後獸之屋六個人向明洙磕了三個頭。
「這………應該是我要謝謝你們,是你們………我才能再次看到成烈,也才能救利亞姐姐。」明洙將利亞交給起光,「我不知道利亞姐姐什麼時候會醒來,但是我知道只要有你陪在她身邊,她一定很快就能醒來的,你是利亞姐姐的……騎士,不是嗎?」明洙笑道。
一旁的成烈靜靜的看著自己的愛人,突然感覺那個人變了,但卻不是不好的變,而是變得更勇敢了。
「謝謝你,能力新人,只要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來獸之屋,我們欠你的恐怕這輩子還不完了。」斗俊上前拍了拍明洙的肩,無視成烈的殺人眼神握住明洙的手道謝。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會把你們獸之屋當作我的第二個家的,我還要常常去看利亞姐姐!」明洙笑道。
「嗯,獸之屋的灰色大門為你而開,要是那個李成烈欺負你了,你也可以把獸之屋當娘家喔,我們會無條件保護你的!」耀燮輕輕擁抱了明洙。
「自然之子憐惜大小姐,說要親自在獸之屋旁邊建修養屋給大小姐,讓我們直接把大小姐送過去。」賢勝對著起光說道。
「嗯,僅謝自然之子。」起光朝某個地方鞠了躬後,轉身向明洙道別,「我們會好好照顧利亞的。」
明洙看了看六人,突然向他們跪下行大禮。
這下換這六人驚慌了。
「噢小朋友別這樣啊我們承受不起的。」斗俊趕緊要將明洙拉起,明洙卻開口了。
「謝謝你們給與我新的生命,救回利亞姐姐是我金明洙唯一能為你們做的。」明洙說道。
一直在他身旁的成烈也突然跪下行了大禮。
「梁耀燮,一直沒跟你說,謝謝你把明洙帶回來。」成烈說道。
聽到這話,耀燮一臉複雜的看著成烈。
「別謝我,我並不是心甘情願救他的,但………的確,我不後悔救了他。」耀燮愧疚的說道。
眾人道別之後,獸之屋一行人帶著利亞回去了。
「好了,那接下來…………」告別獸之屋的人後,聖圭將大家集合到客廳。
所有人將視線集中在整件事的起源者。

大烈抱著陷入昏迷的成鍾不發一語。
「鍾ㄦ………沒事嗎?」明洙首先開口問道。
聞言,大烈抬頭看向明洙,突然眼淚直直流下。
「呃大烈…………」明洙慌了,他可沒想到會把大烈弄哭。
「明洙哥………對不起…………」大烈將頭埋在成鍾的肩裡,不想讓大家看到他的表情,「是我沒能阻止鍾,才害你………才害你被他傷害…………」
「大烈…………」
「哥,我也對不起你………」這次是向成烈說的,「害你差點失去明洙哥,對不起…………」
「…………不是你的錯,弟。」成烈上前,輕輕的將自己的骨肉兄弟擁入懷,輕拍著他的背,「別哭了。」
「哥……………嗚哇~~~~」大烈在親哥哥的懷裡像個孩子一般的放聲大哭。
其他人看了之後無奈的笑著。
優鉉拉了拉聖圭,浩沅也拉了拉東雨,四個人很有默契的離開客廳,把這空間留給這李氏兄弟。
明洙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其實他都記得,他是怎麼被成鍾帶走、這十年他跟著成鍾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成鍾怎麼樣的利用他想殺掉情敵,這些種種他全部記得,但明洙決定忘掉這些不愉快的事,他知道如果是利亞,一定會無條件原諒成鍾,畢竟他也是他金明洙的弟弟啊。
「大烈,把成鍾給我吧。」明洙上前打斷他們,「他傷得太重了。」
「明洙哥…………」大烈錯愕的看著一臉溫和的明洙。
「笨老弟,人總是要救的,交給明洙吧。」成烈和大烈將成鍾小心扶起,讓成鍾整個人平躺在沙發上。
明洙將手覆在成鍾的額前,集中精神,沒多久一道白光爆開,明洙被彈的跌坐在地上,而成鍾就像是從沒發生什麼事一般的身上一點細微的傷口都找不到了。
「真神奇…………」大烈依然無法適應明洙那神奇的治愈力。
「沒事吧?」成烈扶起跌坐地上的明洙。
「嗯,只是還無法很好的控制這個力量而已………」明洙說道,「讓成鍾休息吧,他傷得不輕,也需要修養一段時間。」
「嗯。」

五年後。
這是一個如人間仙境一般的高級別墅。
一扇深灰色的獅頭大門前,一個鵝黃色的法陣出現。
光芒退去後,一名黑髮青年手牽著一名紅髮青年出現在門前。
「就是這裡?」紅髮青年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
「怎麼?我覺得這裡很漂亮啊!如果我們有一間自己的房子我一定要住在這樣的房子裡!」黑髮青年笑道。
就在兩人談論房子話題時,一個外表貌似三歲的小孩子朝他們奔來。
「明洙叔叔~~~~~」小孩一跳,便撲到黑髮青年,也就是明洙的身上。
「小羊羹~」明洙一臉寵膩的揉著小孩的如雪一般的白髮,「小羊羹過得好嗎?」
「嗯,羊羹都有聽媽咪的話,羊羹很乖!」小孩,也就是我們可愛的小羊羹說道。
「明洙,這小鬼是誰啊?」一旁的紅髮青年,也就是成烈,把黏在明洙身上的羊羹拎起問道。
「是耀燮哥的小孩,親生的。」明洙怕羊羹被成烈摔了,趕緊將羊羹搶過來放在地上。
「親生的?」成烈疑惑,為毛要特地加個"親生的"?
「對,就是我生的你有什麼意見嗎?」耀燮走過來抱起羊羹,瞪著成烈,「我以為你想在見到大小姐之前就被這間房子認為拒絕往來者呢!」
「呃……………」成烈一臉尷尬。
「好了啦耀燮哥別鬧他了,利亞姐姐的狀況怎麼樣了?」明洙無奈的笑著。
「還是沒醒來,不過已經會有反應了。」耀燮說,「來吧,去看看她。」
三人加一小孩來到一間以整棵樹蓋成的木屋。
「哇,不管看幾次都覺得不可思議啊,到底是怎麼用這樣一整棵樹直接蓋成房子啊…………」明洙感嘆道。
「進去吧,起光在裡面。」耀燮開了門讓他們進去。
兩人踏進木屋後,耀燮便小心的把門關上了。

走進木屋,就看到一個黑髮美女靜靜的躺在木床上,木床的周圍還有淡淡的白光圍繞著她。
「來了啊。」起光坐在床邊的椅子上,頭也不回的說道。
「你休息一會吧起光哥,耀燮哥說你在這裡好幾天了都沒休息。」明洙擔心的說著,「要是你在利亞姐姐醒來之前倒下,她可是會很難過的。」
「………那她什麼時候會醒來呢?已經五年了啊…………」起光看著床上緊閉雙眼的人兒嘆息著。
「會醒來的,只是她需要多一點休息的時間而已。」明洙安慰道,「你也休息一會吧。」
說著,這是成烈已經走到起光身後,一個手刀便將好幾日沒休息的起光打暈了。
「對不起了起光哥,我們得讓你休息。」明洙抱歉的看著倒在桌上的起光。
成烈看著躺在床上的那人心情複雜,當初如果不是他這麼的拼命要找到明洙,或許她也不會去冒險了,或許今天事情都會變得不一樣。
明洙看到成烈的表情,嘆了一口氣。
「這不是任何人的錯,你不要再自責了。」
「我知道。」成烈看著那世界上對自己最好的姐姐,「妳聽得到吧,快醒來吧,大家都很想妳,妳睡太久了,成鍾都不敢來看妳了。」
「成烈………」
「走吧,我們別打擾她休息了。」成烈拉著明洙便離開了木屋。
走出木屋,明洙望天嘆了一口氣。
利亞姐姐,大家都很想念妳喔,快回來我們身邊吧!

〖全劇終〗

《番外:在那之後》
在那之後,成鍾修養了一年,而這一年大烈不眠不休的陪在成鍾身旁,照顧他。
而明洙在得到新能力後越來越愛睡,成烈好擔心他的明洙哪天會不會就這樣一睡不醒了,他可不想再一次失去他,那感覺太可怕了。
知道成烈的擔心後,明洙卻笑了。
「笨蛋烈,你的意思是要我都不要睡覺了嗎?」明洙佯裝很生氣的怒道。
「當然不是!」怕明洙生氣,成烈慌張的解釋。
「那我們去睡覺吧~」明洙拉了成烈便閃回房間了。
沒多久,不出眾人所料,奇怪的聲音又從吐司房傳出。
「怎麼那件事之後他們兩個更閃了啊………」聖圭無奈道。
「喔?圭哥的意思是我們不閃嗎?這樣可不行喔!」優鉉邪邪笑道。
「呃,鉉吶,你誤會我的意思了…………」聖圭後悔自己這麼說了,他真想跟自己的身體下跪啊!
「沒關係,為了讓圭哥你知道我們其實比他們還閃,我們也去睡覺吧。」說著也不給聖圭反應的機會,拉著聖圭的手便將人拖回房間了。
果不其然,兩秒後,換鮭魚房傳出詭異的聲音了。
看到大哥的下場,東雨乾脆閉嘴什麼都不說。
「哥,你怎麼都不說話?」浩沅決定用引導的方式。
「呃沒事…………」
「我知道了!你羨慕他們!是我不夠主動對吧!」
「浩…浩沅吶…………」
「走吧。」也不多說什麼,浩沅將東雨一把撈起,便衝回房間。
門才關上,詭異的聲音便從亞東房傳出。
整個無限之家到處都是此起彼落的奇異聲響。

成鍾房。
「這群人…………是還要不要讓人休息啊!!」成鍾怒吼。
「別動怒啊鍾ㄦ,你身體還沒好啊!」見成鍾生氣,大烈趕緊安撫他,「還是你要是羨慕他們,我也可以…………」
「李大烈!!!」知道大烈的意思,成鍾瞬間刷紅了臉。
「好啦好啦你休息~~」大烈呵呵的笑著,他的鍾ㄦ就是這麼的可愛~~

〈END〉

後記:
打到〖全劇終〗三個字的時候,知道我有多激動嗎?
我多想衝到我家頂樓大叫啊!>///<
終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折磨(X)苦惱(O)我將近三個月的完結篇終於打完了!
中間寫到讓我一度懷疑我是不是在寫神話啊(ㄟ?XDD)

最後如大家所願我們的鍾ㄦ沒掛((拍手~~))
至於利亞的問題嘛………
她可是阿炎我的親女兒,當然不會就這樣讓她睡一輩子!
雖然作為前傳的小獸篇還沒寫完也還沒放上來
不過我已經在構想下一季的故事了
只是還不確定要找哪一團來當主角
關於這個問題我決定讓你們來決定

+1=B.A.P
+2=Boyfriend
+3=VIXX
+4,團名(你們自己想一團吧!)

  

不過先說,雖然這樣說對不起廣大的EXO-L們,不過我這個元素系列是不會寫EXO的。
為毛呢?
EXO本身所帶的設定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大難題啊!!!
我也不希望把他們寫的很奇怪,所以乾脆放棄拿他們當主角了。

以上,謝謝一直以來支持《深刻》的親故們~~~
讓我們帥氣逼人的明洙同學來跟大家Say Goodbye吧~~~
洙:……………真是不負責任的作者…………
烈:就是嘛(抱住某人)
洙:(笑著往某人某處踹下)給我安分點……(咬牙)
烈:呃呃呃呃呃!!!!(舉白旗)
洙:(微笑)各位親愛的粉絲們,我們下個故事見囉^^(揮手)

――――2015.05.12(二) by Royain Snowing駱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炎ㄦ&기광 的頭像
炎ㄦ&기광

駱炎的秘密咖啡屋

炎ㄦ&기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