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jpg  

【BZ】秘密 Secret           Written by Royain

 

我知道那個人的秘密。

那個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祕密。

我知道那個人所有刻意隱藏不想讓我知道的事。

包括他為了他的家族而接受了家族長輩給他安排的婚姻。

我知道他所有的壞事,但我也知道許多他的好。

 

我知道他愛的人是我。

我知道能和他幸福一輩子的人是我。

我知道我在他心裡的地位甚至超越了他自己的生命。

我知道,他愛我。

而他也知道,我更愛他。

 

所以我放手了。

不是因為我大度,也不是因為死心了,而是我寧可死去,也不願看見他身邊站著別人。

所以我選擇離開。

這樣,就不會看到了。

******

今天是哥的婚禮,我知道。

但一早出門時,哥說謊了。

 

「準烘啊,哥今天和你力燦哥去出差,會很晚回家,記得吃飯,然後早點睡覺喔!」

「嗯,我知道了容國哥!」我努力的笑著。

「烘......過來。」

「嗯?怎麼了?」我上前習慣性的環住哥的脖子。

容國哥沒說話,只是靜靜的和我對望。

我知道他有很多話想說,我知道他很想全部說出來,我知道......他只是不想傷害我。

我不想他離開,我不想失去他,但是我知道,這是我保護他的最後機會了,所以......

「哥~怎麼了嘛?力燦哥不是還在外面等你嗎?要是趕不上時間就糟了!」我笑道。

「嗯......沒事了,我只是想看看你。」說著,一個吻落在我的臉頰上。

在容國哥準備轉身出門時,我忍不住拉住他。

「烘?唔!......」

閉上眼用心吻著,其實我只是不想讓淚流下,會被他看到。

許久之後,我們分開了。

「烘......你怎麼了?」容國哥放下手中的包。

「沒......只是出差嘛,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回來,有點擔心而已。」低著頭將眼淚吞回,抬起頭,我只想讓哥看到我的笑容。

「......傻瓜,我晚上就回來了啦,又不是去國外......」容國哥揉了揉我的頭髮,「那我出門了。」轉身出門。

門關上的瞬間,淚水終是不爭氣的落下了。

明明知道,他早晚會和別的女人結婚,畢竟他是那個家唯一的男丁,可是......可是為什麼心還是那麼痛?

我捂著嘴痛哭著,我知道,哥還沒走遠......絕對不能讓他知道......我其實早就知道一切了的事......

我......

******

「準烘......你真的要離開嗎?」鍾業一臉擔心的看著坐在他對面,臉色蒼白的準烘。

「嗯。」

「那你要去哪?」

「嗯......不知道,反正先離開這裡......」

「那......那容國哥怎麼辦?他知道嗎?」

「他不知道,別告訴他。」準烘懇求的看著鍾業。

「可是......」

「我知道,他會恨我,但這是對我們彼此最好的結局。」

「真的......是最好的結局嗎?準烘,你想清楚了?」鍾業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感到不安。

「嗯。」準烘揚起一抹微笑,「鍾業哥我真的沒事啦!」

「不要去做傻事喔!」鍾業再三叮嚀道。

「知道啦!」準烘笑道。

走出咖啡廳,兩人道了再見後,鍾業便先行搭計程車離開了。

望著離去的黃色車子,準烘默默的流下淚。

「鍾業哥......對不起......我可能沒辦法......」

******中場休息******

炎:嗚......容爸你竟然!!!嗚~~~我們可憐的小烘啊......

烘&容:......(表示無言且想扁人)

******下段開始******

下午1點整。

離容國哥永遠離開我,只剩下14分鐘。

偏偏......偏偏是那個數字......

1314,一生一世,那是我們約定好的承諾。

但今天,能得到那承諾的卻不是一直在你身邊的我,而是別的女人。

哥,我真的......無法承受啊......

對不起......沒能等你回家了......

******(視角轉換)******

「恭喜啊容國。」「恭喜啊!~~~~」............

今天是方家和宋家的婚禮。

各種恭喜的話語不斷的傳入容國耳裡,但容國表面笑著接待客人,心思卻完全在另一個地方。

他吃飯了沒?有沒有受傷?這幾天他生病了,不知道有沒有好好休息?......心裡想的全是家裡那個小人兒。

「容國哥,該去準備敬酒了。」大賢走過來提醒道。

「嗯,走吧!」

正當兩人要往休息室走去時,一個慌張的聲音喚住他們。

「容國哥!大賢哥!」永才慌張的從休息室的方向跑來。

「才?別急啊,怎麼了?」大賢輕拍著氣喘吁吁的永才。

「聯......聯絡不上小烘!」永才看起來快哭了。

「聯絡不上?」容國一臉疑惑,他的準烘不是待在家裡嗎?

「這裡不方便講這個,我們先回休息室吧!」大賢看了看容國一臉疑問的表情就知道一定出大事了。

******

「什麼!」容國一臉不敢相信。

「是......是真的!」鍾業懊悔的低著頭,「準烘早就知道容國哥你要結婚的事了!本來說今天要離開這哩,說要搭中午的飛機離開,還說我可以去送機,可是我照約定的時間去了也沒看到人,過了他的飛機時間我還是沒看到他,打他電話也沒接,我很怕他真的去做什麼傻事啊......」說著,鍾業竟哭了。

「好了......別哭......」力燦抱著鍾業安慰著他,「容,你要不要打回家看看?」

容國整個人愣在原地。準烘早就知道了?那怎麼都沒問他?

「容國哥!」大賢見容國已經失神了,趕緊將他的精神喚回,「現在要找準烘!快啊!」

「烘......準烘......」接著,容國像是瘋了似的衝出休息室。

「方容國!」「容國哥!」

「哥......這樣婚禮怎麼辦?」永才問大賢。

「嘖......才,我們去找宋小姐。」說著大賢便拉著永才離開新郎休息室。

「嗚......哥......對不起我一直沒說......」鍾業哭道。

「好了......沒事的......會沒事的......」力燦努力安慰著鍾業,其實他更害怕,準烘是他比親兄弟還親的的弟弟,要是他真的出了什麼事......

******

容&烘家。

 

「烘......烘你不可以有事......」容國慌張的連鑰匙都無法好好對準鑰匙孔,「烘你要等我......」

終於好不容易門開了,容國衝進家哩,卻看到安安靜靜躺在他們一起買的沙發床上的準烘。

「準......烘?」容國顫抖的緩緩走向準烘。

稚嫩的臉蛋平靜地看起來像是睡著了,胸前貼著的儀器和沒有起伏的胸膛徹底毀滅容國心底那一絲絲希望。

「烘......」容國輕輕的撫過準烘的臉,淚不自覺的滑落,「準......準烘啊!!!!!!!」

******

容國一個人坐在房裡,不發一語的看著牆上兩人的合照發呆。

正要來叫容國的力燦看到了這一幕,默默的嘆了口氣。

他知道容國是不得已才選擇和宋家的小姐結婚,也是他自願幫容國對準烘隱瞞這件事,卻不知道一直以來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準烘竟然早就知道了一切。

「容,要出發了。」

「......」

「方容國!你要這樣到什麼時候啊!好歹今天......好歹今天......你要去送小烘一程啊......」說著,力燦也忍不住落下淚。

「......烘......寫了信......」容國愣愣的看了哭泣的力燦一眼,然後拿了幾張紙給他,接著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

留在房裡的力燦讀著容國給他的,他的寶貝弟弟準烘寫給他們的信。

「小烘啊......」

******

『給我最親愛的哥哥們:

  對不起,等你們看到這信時,我可能已經先離開了。

  力燦哥對不起,我沒能好好做你的弟弟。

  大賢哥、永才哥對不起,說好我要當你們的伴郎的,對不起我失信了。

  鍾業哥對不起,我沒能遵守和你的約定,最後還是做了傻事。

  最後,容國哥,這不是你的錯,因為我愛你,所以我實在不忍心看你這麼辛苦,對不起,是我自私了,希望你能幸福。

  對不起大家,我累了,先走了,希望你們都笑著,這樣才是我所認識的哥哥們啊!

 

  ^ ^                                              你們永遠的弟弟 準烘 留』

 

<The End>

 

真的真的很重要的後記:

嗚嗚嗚嗚~~~~~~~~~~

好啦,連我自己都想揍自己了~

小烘啊~~~~~~~~~~~

((烘:(表示覺得煩)

 

這裡跟大家補充小烘的死法(某:喂!妳夠了喔XD)

靈感來源是日劇東野圭吾推理劇場》裡面,〈別了,教練〉這篇女主角的死法。

那個儀器我忘了叫什麼名字,想知道的人自己去看這部吧~~((超好看的~(我覺得啦XD)

 

之後會繼續嘗試寫兔子們的文

當然,元素系列我一定會更,畢竟指考都考完了嘛~~((也要能用電腦才能更啊XD

 

然後最後小日常一下

阿炎我最近耳朵出事啦((

好像是什麼外耳道發炎

害我耳機都不能好好戴啊((

唉唉,剛考完感覺沒事做啊

大家來找我玩吧~~~(某:別理她。XD)

 

以上是駱TO THE炎

要繼續關注我的文喔>////<~~~~(某:自以為厲害啊

――――2015.07.07()by Royain Snowing駱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炎ㄦ&기광 的頭像
炎ㄦ&기광

駱炎的秘密咖啡屋

炎ㄦ&기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上官雲墨
  • 學姐啊!別亂發便當
  • 矮油,被你發現了XDDD

    炎ㄦ&기광 於 2015/08/23 00:2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