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之後,消逝   Snowing

 

生活在這世界上的我們都自私的過分,

自私的希望身邊的人都不要離開,

自私的強迫身邊的人痛苦的活著,

就只因為自己害怕失去,

失去我們所擁有的一切,

然後,消逝,化為虛無。

 

 

看著躺在病床上深深沉睡的你,我想起小時候無憂無慮玩在一起的我們。那時候的你曾說「小湘,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喔!」,我們的無知,造成我們現在的悲哀

「璟,如果我們從一開始就不認識,現在會不會比較好呢?」我難過的在你緊閉著的、不會再睜開的眼皮上,落下一個輕輕的吻。

「永別了,阿璟。」

***

    「湘,你看,我又得獎了!」江璟手裡拿著一個獎杯,興奮的向何湘跑來。

「嗯,恭喜。」何湘淡淡的笑著。

何湘和江璟兩人從小就是青梅竹馬,感情甚好,甚至連各自的家人都會有些吃味。

「欸,阿湘笑了欸!」

「對啊!笑起來更帥了耶!」

「阿璟恭喜!」

「嗯,謝謝。」

從頭到尾,何湘只是維持同樣的笑容,站在江璟的身邊,不發一語。

何湘和江璟從小就是學校的萬人迷,但不為人知的是,兩人除了表面上打著「青馬竹馬牌」,私底下卻有著不同於友情的另一種情感。

「湘,你等等要去補習還是回家?」江井邊收著背包邊問著。

「回家。」兩個字,簡單清楚,何湘向來不多話。

「我送你!」江璟追著先走出去的何湘,「你一個人我不放心,而且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嗎?」

何湘有些無奈的看著眼前緊張的抓著自己的人,其實他真的沒事,可是面對眼前這人的關心,他沒理由拒絕,也不想拒絕。

在何湘輕輕點了頭之後,江璟開心的牽著何湘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何湘以為他們會一直就這樣安靜的幸福下去,直到大學畢業後的兩年,江璟被檢查出罹患了類似癌症的怪病,何湘才發現,上帝似乎沒聖經上說的那麼仁慈。

***

「小璟,聽妳爸的話吧!乖乖和我們到K市去做治療吧!」江媽不停的敲著江璟的房門。

「我、不、要!」裡頭的江璟早已淚流滿面,手裡拿著電話想要播給心裡頭的那個人,可手因為些微失控的情緒而不停晃著,根本拿不穩電話,「不…我不要去…湘……」

「小璟……啊!小湘,你終於來了……」江媽彷彿看見了救星,而接到江宜雙電話的何湘微微點了頭,看了下房內的情況,回過頭看向江媽,「阿姨……真的要讓他去那種地方嗎?」

「……我希望他活著。」江媽認真的看著何湘。

「我……好,我會勸他的。」聽見江媽的話,何湘一臉不捨。

「那先謝謝你了,小湘,麻煩你了。」江媽對何湘抱歉一笑。

***

「璟。」看見眼前滿臉痛苦的江璟,何湘的心莫名的抽痛著。

「何湘?……我一定是在作夢,湘怎麼可能在我房裡呢……」精神有些渙散的江璟在聽見何湘的聲音時,抬起了頭。口裡說著不可能,手無法克制的想摸摸眼前人的臉,看是不是真實的。

看著對方猶豫不決的手,何湘乾脆的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

「是溫的……是活的……」早已精神混亂的江璟語無倫次的說著。

「璟,去治療吧。」何湘一句話,讓有些冷靜下來的江璟又陷入絕望之中。

「湘,連……連你都要丟我嗎?不……」

「不會丟下你的,」看見心上人的淚水,何湘心疼的將對方擁入懷中,「不會留你一個人,我一起去。」

「湘?…可…可是你……」

「我決定了,就算會被旁人唾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你的,我一定不會放你一個人受苦的。」何湘輕撫著江璟的髮,輕輕說道。

「……我去。」在何湘懷中冷靜下來的江璟淡淡的吐出一句話,他抬起頭,認真的看著何湘,「我們會像以前一樣的形影不離,一直在一起,所以為了你,我一定會趕快把這該死的癌症趕出我身體的。」語畢,在何湘反應過來之前,江璟輕輕的將自己的唇覆上何湘的唇。

何湘微微瞪大眼,他可完全沒想到江璟會這麼突然,下一秒,何湘閉上雙眼,享受著這片刻的美好。可就因為閉上了眼,他並沒有看見江璟緩緩流下的那滴淚。

 

門外,江宜雙看著房裡頭的兩人,眼中滿是心疼,這兩個孩子從小要好的不像話,她這個做姊姊的早就知道了,本來就不反對,在聽見他們的對話後,她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保護這兩個孩子的愛情。想到這,江宜雙無奈的笑了笑,悄聲闔上門,把空間留給那兩人。

「真希望他們能幸福……」江宜雙嘆了口氣。

***

這是一間位於郊區的醫院,空氣好完全適合重病患者居住。

「湘、湘!」剛醒來的江璟緊張的喚著心上人的名。

「我在這,怎麼了?」拿著水瓶,正要去裝水的何湘走回床邊,空著的一隻手輕撥著江璟的瀏海。

「你……要去哪?」

「裝水喝。」何湘晃了晃手上的空水瓶。

「……不要離開我……」江璟將何湘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低聲說道。

「我口會渴啊。」何湘無奈的笑了笑。

「讓別人去裝。」江璟抱著何湘的腰,「我等等就要去手術了,你不先陪我嗎?」

「唉……我陪你就是了。」

「上來,當抱枕。」不等何湘拒絕,江璟用力一把把人拉上病床。

「欸你……」何湘正要說些什麼,卻發現抱著自己的這個人,手與雙眼都顫抖著,似乎連心也在抖著,種種都顯示出他的害怕,「……你睡吧,我就在這裡,不會走的。」說著,何湘也閉上眼,聽著耳邊不知何時會消失的心跳聲,珍惜著,然後慢慢的進入夢鄉。

***

「唔……」何湘突然醒來,「我怎麼睡著了……啊!璟!」看了看四周,這裡不是江璟的病房,是走廊。

「你醒了。」熟悉的冷淡音調傳來,何湘轉頭看,是江宜雙。

「宜雙姊。」何湘禮貌的打了招呼,「璟呢?」

「在手術室,進去有些時候了。」江宜雙回答,「我有事問你。」

聞言,何湘挑眉。

「唉……關於小璟。」見對方皺起眉,江宜雙還是繼續說著,「你喜歡他?」

「……嗯。」愣了一下,何湘老實回答。

「認真的?」

「不然是玩玩?」聽見江宜雙這麼問,何湘有點火,「就算璟對我只是玩玩而已,我還是會認真對他!」

「……你應該要慶幸我去叫你們的時候,我爸媽剛好回去拿東西。」江宜雙嘆了口氣,「拿去,小璟要我拿給你的。」

江宜雙遞給何湘的是一封信,信封裡好像裝了什麼,看起來鼓鼓的。

何湘打開信封,將信封裡的東西倒了出來,是一個非常漂亮的耳環。

「這是……」何湘疑問的看向江宜雙。

「……看來小璟也是認真的,這和他戴的一樣,我看他只戴了一只,還以為另一只不見了呢!原來……」江宜雙感嘆著,「別弄丟了啊。」說完,江宜雙便轉身離開。

「……」何湘思緒有些混亂的看著手裡的耳環,他甩甩頭,定定的看著耳環,然後閉上眼,將耳環的尖處用力穿過完全沒有耳洞的右耳垂上。

「這樣……就行了吧?」也不管正在流血的耳垂,何湘向手術室的方向走去。

 

手術室外。

「小湘?啊你的耳朵在流血……」江媽看到何湘時,何湘耳垂上的血早已凝固。

「阿姨,我沒事。」大概是因為有些失血,何湘臉色有點差,「璟他……還沒出來啊……」

「是啊……希望他能挺過今天……」江媽擔心的望向手術室的大門。

「嗯……」何湘找了張椅子坐下,拿出江璟的信卻不敢打開來看。

「還沒看啊?」江宜雙在何湘旁邊坐下,「怎麼,不敢開啊?你對小璟真的是認真的嗎?」

「當然是認真的!」

「那怎麼不敢看信?」

「我……」何湘被江宜雙堵的說不出話來。

看著手中的信,何湘咬著牙、小心的打開,深呼吸了下,開始讀信,讀著、讀著,竟留下了眼淚。

「小湘怎麼哭了呢?小璟寫了什麼嗎?」江媽見何湘哭了,趕緊拿了手帕替何湘擦淚。

「沒事,阿姨,我沒事。」何湘深深吸了口氣,小心的將信收好。

 

「湘……」手術室裡,小的近乎聽不見的聲音呼喊著一個名字。

正執行著手術的醫生聽見了患者的呼喚,多年的經驗使他了解這場手術的成功機率低到微乎其微的地步,於是,他在護士的耳邊吩咐了幾句……

 

「請問這裡有叫湘的人嗎?」護士匆忙的從手術室裡走了出來,看著在外等候的家屬。

「我是!」何湘一聽見自己的名字,立刻回應。

「患者在動手術時不斷地叫著這個名字,所以我們希望您能進來一趟。」護士把手術房裡的事通通告知給他們。

「小湘……你進去吧,你是小璟最要好的朋友。」江媽眼眶含著淚的看著何湘。

「我知道了。」

何湘跟著護士走進了手術室。

「阿湘,你可要讓小璟活下去吶……」江宜雙看著何湘的背影喃喃道。

然而,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江宜雙才知道,原來那封江璟忍著痛寫下的信,不只是告白的情書,還是讓何湘下定決心與江璟生死相隨的殉情書。

***

「璟……」何湘看到江璟時,江璟的雙眉皺成川字型,雙眼緊閉看上去像是忍著劇痛的樣子,「醫生,他沒有打麻醉嗎?」

「湘……你……來了……」聽見何湘的聲音,江璟努力的睜開眼想看看他。

「我們很抱歉,這麻醉藥已經是最重的劑量了,要再加重的話,他恐怕就無法清醒了。」一旁的助理醫生一臉為難的說道。

「可是……他很痛……」何湘不忍心的看著病床上的心上人。

「湘……」

「我在這,怎麼了?」聽到江璟的呼喚,何湘馬上來到床邊握住他的手。

「湘……」江璟半瞇著眼,「別哭……」他伸手將何湘臉上的淚拭去。

「璟,痛嗎?」何湘心疼的握住在自己臉頰上的手,輕聲問道。

「痛,」江璟微微一笑,「很痛、超痛,但是湘……很快就不痛了,不……不要哭了……」

「璟,記不記得你說過的,我們要永遠在一起。」何湘低聲道,見江璟微點了頭,他繼續說,「那記不記得我也說過,我不會丟下你,不會留你一個人。」

「湘……」

「所以你也不能丟下我、一個人走,我說過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你,所以你也要一直陪著我,答應我,」何湘堅定的看著江璟,「你一定要努力撐下去,可以嗎?」

「……嗯好。」江璟給了何湘一個虛弱卻燦爛的笑容,「我答應你。」只是我可能要失約了。江璟在心中說道。

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他知道自己撐不過這次的手術,卻無法放下眼前的心上人,想到這,江璟無奈的苦笑著。

「我會在這裡等你的。」看著江璟的笑,何湘仍舊無法放心。

加油,我們都要加油。

 

***

原來你早就知道你的極限已到,而我卻只能傻傻等待著。

然而你還是離去了,在我的眼前,卻遠遠離我而去。

璟,說好了不是嗎?

我們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啊!

所以,我要去找你了。

等我……

 

***

江璟停止心跳的當天,何湘站在十五樓層高的醫院頂樓,看著頭頂那片美麗的藍天。

「好美……你是不是也有看到呢,阿璟?」何湘摸著右耳上的耳環,傻傻笑著。

璟,我怕寂寞,我沒辦法過一個人的生活,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自己一個人待在那麼大的房子裡,所以我去找你了。

「一起走吧,璟。」

何湘抬起腳,從十五層高的樓頂,一躍而下。

 

趕來的江宜雙和江爸江媽,只來得及看到何湘最後的背影。

「小湘……!」一旁的江爸江媽難過的痛哭,他們直到方才江宜雙才告訴他們,才知道這個他們視如己出的孩子和自己兒子的情感。

江宜雙愣愣的看著何湘跳下去的地方,她剛剛似乎有看到一閃一閃的東西從何湘臉上掉下,那是……眼淚?

 

***

「最後,那兩個孩子雖然是在一起了,但我卻不能看他們活著幸福。主啊,願他們在那一邊能過得很幸福、很幸福……」

喪禮上,江宜雙兩手合十,虔誠的禱告著。

靈堂上,只擺了一張兩人的合照。

照片中的何湘和江璟,雙手互扣,開心的笑著,看上去反而讓人更難過。

 

***

給我最重視的湘:

這本來是等你生日才要送你的禮物,可是……我恐怕等不到那天了,對不起,希望你會喜歡。

你千萬不要生氣,你知道我最怕你生氣和哭了。

我曾經承諾你一輩子的幸福,我似乎要失約了,對不起。

 

我多希望我能跟你一起活著,活到一百歲,在一起一輩子。

對不起,我先走了,你不要難過喔!

加油。

                                                                                                                                                                                                                                                          最愛你的璟

 

************************************************************************************

好啦

其實篇很久了

是阿炎我高中寫的XDDD

想說要把好朋友幫我寫的後傳貼上來,所以才決定將這篇放上來

重點是!!!

這篇有登在阿炎高中時的校刊裡喔~~~((是又在炫耀什麼XDD

所以囉~

要多多支持阿炎喔~~~

阿炎愛你們~~~~((某:自以為厲害喔

――――2015.07.08(三)by Royain Snowing駱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炎ㄦ&기광 的頭像
炎ㄦ&기광

駱炎的秘密咖啡屋

炎ㄦ&기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