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遇.牽絆  Snowing

 

  燿,失去你之後,我的世界彷彿只剩下我自己。

  我在這個世界找不到中心,找不到我的心,找不到能使我安心的你。

  你在哪裡?

  告訴我吧,讓我來找你,在更大的世界找你。

 

章一

  今天,是旅行的第九百五十天,我來到了繁華千年的古都。

  在這裡,依舊沒看見你的訊息。

  我累了。

  我注意到旁邊的一個小攤販,那是個賣珠子的小販。我一轉頭,便和那小販對上眼。

  那是雙有如湖水般清澈的綠眸。

  見我注視著,那位小販開口了。

  「年輕的旅行者,需要幫忙嗎?。」慵懶卻清晰的嗓音傳入耳。我回過神,簡單的打量了下這名小販。

  是個青年。

  青綠色的掛衫讓他看起來有些迷幻,和你很像。

  「燿……」不自覺的說了你的名字。

  青年的綠眸疑問的看著我。

  「嗯,可以介紹一下嗎?」意識到說錯話了,我趕緊改口。

  只見那青年不語的盯著我好一陣子,才淡淡的開口,「送人?自用?」他簡短的問著。

  我想了一會兒,送人?我自己一個人要送誰呢?我想到了你。

  「送人。」我回著。不在身邊,至少要有個很像的東西吶……

  「什麼樣的人?」他問。

  我盯著他看了一下,「跟你很像的人。」

  他看著我,用那比湖水還綠的雙眸。

  「這個。」他遞上一顆墨綠色的珠子,上頭還帶點深海藍條紋。

  「嗯……」看著手裡的珠子,我沉默。

  「五塊錢。」他淡淡地開口。

  我遞上這個國家的五塊錢鈔票,正當我縮回手時,那位青年抓住我的手腕。

  「!」我疑惑的抬起頭,和那雙眼眸對上。

  他不慌不忙的拿了顆珠子放在我手裡讓我握起來。

  「適合妳的,不用錢。」青年靜靜的用那雙綠眸盯著我。

  「不不用錢?」我愣。

  「曾經有個人跟我說,若是有個女孩來買送人的珠子,對象是感覺像我的人,便替他送出這顆珠子。」他解釋道。

  我落淚了。

  原來,你來過。

  原來,我正走在你走過的路上。

  「謝謝你。」不知道是對誰說的,是眼前這名青年,還是你。

  「不會,保重。」青年說完,便回到他方才坐的椅子上

  拿著你借他人之手送我的禮物,我到了一間旅社,訂了間房,便睡下了。

 

章二

  「夜。」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下意識喊了那個令我懷念的名字。

  「燿?」啊……怎麼可能是你,我苦笑。

  「嗯,是我。」一雙有力的手背從後方抱住我。

  「……燿?」我愣住了。

  「嗯,妳沒變呢!」那聲音正笑著。

  「燿……」我哭了,在你懷裡。

  「怎麼哭了?」你溫柔地撫著我的髮。

  「好想你、好想你……

  「嗯,我知道喔!」你笑著,「我也是。」

  你拉起我的手,我張開手掌,裡頭是顆珠子,是顆亮黑色的珠子,有著銀紫色的條紋,是那名青年給我的。

  「很適合妳吧?是我選的喔!」你輕輕的微笑,拿了條黑色的鍊子穿過珠子替我戴上。

  「好漂亮的珠子……」我小心地撫摸著珠子。

  「夜……」你用你那慵懶的聲音叫著我。

  「來找我,妳快到了呢……」你慢慢的退後,我卻動不了。

  「燿!!」你離我越來越遠,我慌了。

  霎時,我站在古老的城牆上。茫然、恐慌、害怕……等等的情緒,不斷地湧上心頭……等等!……心?

 

章三

  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自從與你分離後,我便失去了心。

  現在,心跳回來了,你是不是也回來了?

  四處張望著,但除了一片沙漠與一座城牆外,我什麼也沒看見。

  「小少爺,您該休息了。」一個低沉的聲音從我後方響起。

  身體靈魂彷彿都不是我自己的,就連意識都不像是我的。

  「炎……」嘴巴不受控制地說出了一個陌生的名字,我愣了。

  「小少爺,炎少爺不是會晚些時候回來嗎?要是您傷了身子,炎少爺可是會心疼的。」同樣的聲音再度響起。

  我轉身,看見一名少年。

  仔細一瞧,居然就是那個小販!

  但並沒有太大的驚訝,彷彿我們認識很久了,我開口,「冷,回去吧。」

  「是。」少年遞上了一件厚重的大衣,我伸手去拿,卻在一半的時候停頓了一下,縮回了手。

  「不用了,走吧。」逕直的走下高大的城牆。

  少年見我如此,便繼續拿著大衣,隨我離去。

  下一秒,城牆和沙漠消失了,而少年仍舊跟在我身後……

  我到底是誰?為什麼他叫我小少爺?為什麼我想的名字總是炎,而非燿?

  「我……是誰?」我問著,但沒有回頭。

  「少爺您說什麼?您是樊雨樊二少啊!」少年淡淡的笑著。

  「那…...你呢?」我又問。

  「少爺忘了嗎?在下是炎少爺派來保護您的啊!」少年顯得有些驚訝。

  「嗯……」炎……是你嗎?燿?

 

章四

  單獨自處時,總能安靜思考些小事。

  例如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在這?

  但奇怪的是,我不知道這裡,卻好像這裡就是我成長28年的家,我看向角落的一面鏡子,感覺好像封塵已久。

  鏡中的人是個臉蛋精緻的男孩……男孩?

  我愣了愣,這是我?

  可是……

  對了!那時在城牆上的那個少年……叫我少爺?

  他說我……我叫什麼?

  『您是樊雨樊二少啊!』

  樊……雨?

  『少爺忘了嗎?在下是炎少爺派來保護您的啊!』

  炎?

  這……這到底……

【第三者視角】

  「少爺,雨少爺剛睡下。」冷對著主子報告道。

  「你先下去吧!」方從外地回來的炎小心地拉開房門。

【回到夜的視角】

  「小雨,你睡了嗎?」跟在開門聲後的是我熟到不能再熟的聲音。

  「炎?」喊不出你的名字,反倒喊了另一個名。

  那聲音的主人走向我所在的床,並順手拉了下一旁的燈。

  「燿!」我搶回了發言權,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孔。那張臉,不就是我找了五年多,那個令我朝思暮想的你嗎?

  「燿?小雨,我是炎,你最愛的樊炎啊!」有著另一個名字的你一臉擔憂的看著我。

  「炎?你叫我小雨不對」不對!這樣不對!

  「是啊!小雨你沒生病吧?我已經很久沒看到你了呢!」眼前名叫炎的男人頂著我熟悉的你的臉,伸手想揉我的髮,就在他準備將手放於我髮上時,我退縮了。

  「啊!」我大叫,「你不是燿?燿在哪裡?把他還我!」我歇斯底里著。

  「小雨!冷靜!」樊炎也慌了。

  「小雨?不,我不是我不是小雨」我是夜啊!燿!

  「你當然是小雨!你是樊雨,是我的雙生弟弟啊!」樊炎抓著我的手臂大吼著。

  「我不是!我是夜!阿燿,我是夜啊!」我哭吼,但不知為何越來越沒力,「燿……是你叫我來找你的……」我用盡最後的力氣甩開樊炎緊抓我手臂的手,跌坐在地上。

  『夜別哭了

  就在我失去意識的前一刻,我聽見了你的聲音……

章五

  ───我在哪?

  一片黑暗。

  真的就是一片黑暗,毫無一絲光線。

  這次……又是哪裡?

  所看見的全是黑色……

  『小雨!小雨!醒醒!』一個低沉又慌張的聲音響起。

  誰?是誰?我……是誰?

  『小夜別哭了。』同樣的聲音,語氣裡卻只有擔心和安撫。

  我是……小夜?對……我是慕夜,不是樊雨!!

 

  「呃……」頭好痛……

  「小雨,你醒了!!」樊炎一見我醒了,他立刻上前,卻又想到什麼似的,停在床前,「小雨……

  「我不是,我是慕夜。」我冷靜的道。

  「可是……」樊炎想說什麼,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很像,根本一樣。」凝視著樊炎那張與你相似的臉,我淡淡的道,「你和燿……根本是同一個吧?」

  「燿?他是誰?」樊炎問。

  我盯著樊炎,緩緩地開口,「景燿,一個我找了五年多,讓我愛的無法自拔的男人,」停頓了一下,補充道,「我本來是女的。」

  聽完我的話,樊炎也沉默了。

  在沉默一段時間後,樊炎首先開口。

  「那……雨呢?」他問,「我的小雨呢?」

  「他是你弟?」我反問。

  「……嗯。」被我反問的樊炎愣了一下才回答。

  「你愛他?」我再問。

  「當然!」他毫不猶豫的回答。

  「……真好,」我低下頭,「他只會靜靜地在一旁看著我……

  是啊!燿,你從以前就是這樣,不論我做什麼,你總是站在一旁看著。只會在我受傷後,安慰我替我上藥。就如同氧氣一般的存在,失去了,就會死。

  「他……對妳不好嗎?」像是怕我又像之前一樣發瘋,樊炎小心的問著。

  「不,他對我很好,太好了,以致於我無法失去他,無法忍受沒有燿的日子,」我道,「沒有心跳的日子,我已經過了五年了……」這次,我不再落淚。是適應了?還是原諒?不,我永遠不能適應那種沒有心的日子,永遠無法原諒一聲不響離開的你。

  「……有什麼我可幫妳嗎?」樊炎問。

  我不語,他能幫我什麼?我只想找到你,他能幫我找到你嗎?

  「呃……慕夜?」見我不說話,樊炎不知為何緊張了。

  如果想找到你,是否得先找到之前那個跟你很像的小販呢?

  那個小販……冷?

  「冷……」我輕輕地唸著這個名字,「你知道冷這個人嗎?」

  「冷?」聽見我這麼問,樊炎吃了一驚。

  「怎麼?」我疑惑。

  「妳找他?」他不確定的又問了一次。

  「嗯。」我確定,心裡一直有個聲音,只要找到這個冷,就可以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妳等等。」丟下這句話,樊炎離開房間。

  心,越跳越快。

  是不是很接近你了?

  是不是下一秒又能見到你了?

  是不是你會告訴我,其實你一直都沒有離開?

  真的……好想你……

章六

  我睡著了,在樊雨的床上。

  醒來時床邊多了兩個人──樊炎和之前那個被派來保護樊雨的青年,他就是冷,我猜。

  「雨少爺,您找我?」青年恭敬的問道。

  「我不是樊雨,我是慕夜,你應該很清楚。」我冷冷的道。

  青年愣住,然後低頭不語。

  見他不說話,我又繼續道,「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停了一下,我補充,「那些神秘的珠子是什麼?」

  「……那是能夠窺視前世的靈石,只能用一次。」青年嘆了口氣,「而我……是景大哥要我跟著妳的。」

  「燿?」我疑惑了,但青年不給我發問的機會,繼續說下去。

  「景大哥有恩於我,當他知道自己時間不多時,他來找我,希望我可以代他照顧妳。我告訴他我無法替他照顧妳,但我可以在暗處保護你。」青年又停頓了。但聽到這,一旁的我早已淚流滿面了。

  「我是生於過去與現代的孩子,擁有能夠窺視別人前世因緣的能力。景大哥知道我的身分背景,他知道有個地方的石頭很有靈性,能配合我的能力使用。他費了三年的時間找到了那個地方,並動用一切權力買下它,在他把那地方的地契交給我時,他跟我說,『這漂亮的石洞就給你了,當作是你替我保護小夜的代價。』然後大概過了兩個月後,景大哥就死了。」

  青年依舊說著,但我早已聽不見了……

  燿……他說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雖然景大哥不希望妳去找他,但……我看得出來妳真的很愛他,所以我讓妳進到前世看看妳和他的因緣……前世,你們互為兄弟,樊炎會娶妻,而妳的前世樊雨因為自小體弱,在樊炎結婚前便離世了,樊炎則是在樊雨之後被朝廷錯殺而死,你們的前世無法在一起,今生的你們本應幸福一輩子……如果不是我……如果景大哥沒有去找那個石洞,就不會因為那裡對他而言是劇毒的空氣而死,如果景大哥沒有救了我……你們一定會很幸福的……」青年講著,似乎是因為愧疚於我,一直低著頭不敢看我。

  「你……」好震驚……怎麼我從來沒聽說?我想對於你,我早已無話可說了,震驚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想到這些……我就決定,哪天妳知道我的存在時,我一定要將所有我知道的都告訴妳,盡我一切所能來幫妳。」青年似乎下了什麼重大的決定,終於抬頭。我看著他那雙碧綠的眼。我發現,他有雙和你一樣的綠眼,是翡翠綠。

  「你的眼睛」我愣愣的開口,「和燿好像……」聽見我這麼說,青年愣住了。他小心的撫上自己的眼,苦笑。

  「這的確是大哥的眼……」青年閉上眼苦笑著。

  「什麼?!!」那是燿的眼睛?!

章七

  青年的本名叫冷雲,是八年前燿在海邊當救生員時,救的一個國中生。那時的冷雲才14歲,而燿21歲。

  冷雲因為那次溺水差點死掉,而在燿救回他的命後才發現,他的眼睛,被水裡的沙子弄傷而看不見了。

  這不是燿的錯,家屬也不怪他,但燿很愧疚,於是對冷雲說,「如果我死了,就把我的眼睛拿去吧!綠色應該很適合你吧!」

  後來,燿發現自己患了很嚴重的病,卻怕我難過而沒告訴我。

  他去找冷雲,那時的冷雲,已經因為一場車禍失去了父母和兩個弟弟,只剩他一個人。要告訴冷雲有關他生病的事,並讓他知道我的存在,希望冷雲能代替他照顧我。

  之後,燿找到了那個石洞並買下它,送給冷雲,然後過沒多久,便因為長期處於有毒空氣之下,造成本身病情加速惡化而離世。

  警方依照燿身前留下的一句話,將燿的雙眼移植給失明已久的冷雲。

  復明後的冷雲看到了更多東西,才知道為什麼燿這麼堅持要將自己的眼送給他,冷雲用了一些本身的力量,看見了前世的燿和我,看見了過程,看見了結果,而對我產生了愧疚。

  「冷雲……謝謝你。」我靜靜地說道。

  「慕小姐,妳不怪我?」他似乎有些驚訝。

  「不,因為那是燿的選擇……」我輕輕地搖頭,「我現在只想再見他最後一面,可以嗎?」

  「......嗯。」冷雲淡淡的回著,這時我才發現我又回到之前那座城牆上了

  冷雲站在城牆前的空中,嘴裡似乎在唸些什麼。

  突然,他轉向我,「慕夜,妳準備好了嗎?」他嚴肅地看著我,「妳準備好見他了嗎?」

  我準備好見你了嗎?我不知道,但就算還沒也得說準備好了,對吧?

  「嗯,我……準備好了。」

章八

  一道淡綠色的光暖暖的照在我身旁,見到這個現象我早說不出任何話了。

  「小夜。」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大掌、熟悉的氣息…...真的真的是你。

  「燿……」我顫抖著,「真的是你

  「嗯,是我喔!恭喜妳找到我了!」你用溫暖的大手輕輕地撫著我淡紫的長髮淡紫的長髮?我變回來了?

  「阿燿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離開了」我低聲的問著你。

  「唉小夜,我也想,但別怕好嗎?一切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而且你現在實在不該亂跑的……」你輕輕的撫著我的小腹淡淡說道。

  「燿?你……」我驚訝,我怎麼都沒發現?

  「是我放進去的,在妳一進入夢界時放的,他本來就屬於妳的。」你微笑。

  「可是我找你找了五年」我傻了。

  「我曾經因為救了一隻馴鹿而認識了一名奇怪的老道士,他說他是仙,但我並沒有相信。那時他說未來我一定會需要他的幫忙,沒想到……」你溫柔的看著我,「記得六年前你生了一場大病嗎?」

  「嗯……當然記得,那時候你一整天都在一旁照顧我呢!」我回憶著。

  「其實他現在應該6歲了那時的病,差點流掉它,幸好那名老道士突然拜訪,他將這小鬼放在他那哩,讓他的時間暫停一直到現在,在他回到母體時,時間就會解凍了。」你撫著我的雙頰,替我拭去淚水。

  「燿那你呢?你會留下嗎?」我帶著期待的心情問著。

  「不,不會。」你無情的說著,在看見我的蒼白臉色時輕輕的吻著我,「但我會讓妳再見到我的。」你看了下我的小腹,對我笑著。

  冷雲走向我們,「時間差不多了,景大哥。」他一臉抱歉的看著我倆。你伸手揉亂他的黑髮。

  「不用對我感到愧疚,小冷。以後我還得叫你一聲父親呢!」看著我和冷雲驚訝的表情,你開心的笑了,「我們小夜就拜託你囉!小冷呃不對,是父親。」你開懷的笑著,一邊慢慢的消失。

  「阿」我愣愣地望著你消失的地方,直到冷雲拍我的肩。

  「慕小姐?快天亮了喔!」他淡淡地說著。

  「叫我夜回去吧!」我無奈地笑著。

  燿,既然都這樣了,我會照你希望的好好活下去的你放心吧!

尾聲

  天亮了。

  我坐在床上,回想著夢裡的奇遇。

  真的是你吧!我笑了。

  五年來第一次發自真心的笑。

  「阿燿,我會等你回來的。」撫著小腹,我低喃。

  情,是你給我的;愛,是我擁有的。

  前世無法打破禁忌的愛情,今生無法延續,那就來世吧!下一世,我們會再相遇,會再相戀,永遠不忘彼此,永遠的在一起。

  彼此的牽絆才剛開始,要結束,還久呢!

 

《END》

 

後記

全文共5,664個全行字(不含後記)

後記共240個全行字(不含前面這兩行字數統計……)

 

這篇文真的是讓俺擠乾俺滴腦袋想出一堆有的沒的形容詞,結果竟然給俺破字數惹!!

規定是"5,000"為上限啊~~~結果俺爆惹600多字啊>///<

實在沒辦法咩,影某真的太太太有才ㄈㄚˊ啦~~

這篇文的誕生,全感謝一直以來免費當我校稿員的阿涼妹妹、突然被俺抓來當校稿員滴米漿同學、徐瑄姊和老媽,還有我的超級忠實讀者阿禎妹妹,當然不能忘了感謝我空窗十多年的感情哪~~妹由它,就絕對絕對妹由這麼ㄅㄧㄤˋ的文啦!///

 

最後影某還是要吶喊一下……

"桐華超讚啦~BL萬歲~快加入社團:充滿腐味滴白爛之家">///<

 

                 ~by秋雪影2012/11/18()A.M.00:30文搞打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炎ㄦ&기광 的頭像
炎ㄦ&기광

駱炎的秘密咖啡屋

炎ㄦ&기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